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不想精神内耗的打工人,开始在岩壁上较劲了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96

不想精神内耗的打工人,开始在岩壁上较劲了

十几年前,公园内的室外岩壁上总挂着三四个孩子,争先恐后地爬上去敲顶端的锣,脚下一片同龄人抬头仰望,胜出者可以得到摊主的玩偶奖励,这是当时大众眼中的攀岩;如今,干净明亮的室内岩馆中,大家穿着攀岩鞋,搭配legging、工装裤、小背心,收获变成了岩馆或运动品牌的产品周边,以及一批相互分享经验的活跃岩友。攀岩的人群和场所都在更替。时至今日,只上海一座城市,就已经拥有大概80家岩馆。岩点《2021中国攀岩行业分析报告》显示,70%的岩友主要在商业攀岩馆攀岩,17%的岩友主要在野外岩场活动。从户外转向室内,从郊野进入城市,城市的岩馆遍地开花之时,超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之间亦有岩馆数量和客群上的区别。2021年,小红书上有七万多条与攀岩相关的内容,截止目前,攀岩已经达到了3.2亿的浏览量,话题#上墙吧攀岩人浏览量达到3286.6万。社媒上,很多人都喜欢晒自己攀岩前后的变化,攀岩前的照片和在岩壁上矫健身姿的对比下,仿佛那个攀岩后压力消解的自我在回顾当时渺小的瞬间。在征服感的满足和探索欲的推动下,他们又转头继续向难度更高的岩点进发。爱好和商业早年间,魏俊杰是一名高级工程师,喜欢徒步、登山、攀冰。当时,他的目标是要登上一座有难度的山。由此,2010年,他接触到了攀岩,从此成为爱好者,一发不可收拾。彼时,攀岩行业方兴未艾,但省体校出身的瞿海滨开启了攀岩运动员生涯的下一阶段。早在2008年左右,16岁的他经历了校队的解散,又苦于当时攀岩还属于冷门,完善、专业的训练资源十分稀缺,于是开始自己训练:一整天,一个人,一面墙。通过自己报名各种赛事,他已经拿下了数个冠军,但在2010年迎来了为期两三年的低谷期。三四年过去,魏俊杰不再是原来那个囿于格子间的工程师,但他对攀岩越来越上瘾,所有的精力投入进去都不够,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爬。同时间段,瞿海滨受邀在成都的岩馆内边训练边担任教练。那时,攀岩在大众认知里依然是一项危险且十分小众的运动。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攀岩馆数量只有17家,截至2013年,这个数字是32。但也从这一年起,商业攀岩馆的发展仿佛加上了燃料,进入了高速发展期,瞿海滨也开始稳定去国外训练。2015年,彼时还在手机公司上班的钱小磊应同事的邀请,用两张在美团上购买的攀岩体验券,一起去体育馆攀岩。但当时的岩馆条件不尽如人意,「在首都体育馆的一角,灯光昏暗,下面还有好几个光膀子的大哥看着你。」钱小磊搬家后,家门口就有家岩馆,然而,体验感依然一般。「每一个喜欢攀岩的人心里都有一座岩馆。」魏俊杰说。2017年,第一家岩时攀岩馆在北京开业,魏俊杰正式迈入这个尚算小众的蓝海市场。钱小磊投资了家门口的岩馆,改成了理想中的样子。25岁的瞿海滨也想自己开岩馆,并计划在35岁前实现自己的岩馆梦:「那时候,我总去别的岩馆训练,我就想拥有自己的岩馆,能安排、设计我想要的样子。」放眼全国,2017年当年就成立了71家攀岩馆。2020年,疫情导致比赛受阻,瞿海滨分出了精力,提前在长沙开出了第一家瞿海滨攀岩馆。同年,钱小磊在北京开了第一家香蕉攀岩,之后开始全国连锁。图源:岩点《2018中国攀岩行业分析报告》这些岩馆也容纳了不少如他们一般痴迷于岩壁的爱好者前来挑战。以岩时的消费客群为例,其中,青少年培训占20%,爱好者占60%,体验型人群占20%,而香蕉攀岩全国的客群拉平来看,平均年龄为30岁,其中,男女比例为5:5,在深圳这座城市,女性比例超过了60%。这些爱好者大都是都市白领和精英人群,下班或周末的时候,直接带着攀岩鞋和镁粉就来爬墙磨手皮。在这里,他们可以暂时抛开工作和生活上的烦恼,将全部热情投入到岩壁之中,不断寻找线路的破解方法,在无数次的失败中寻找着完攀的路径,慢慢地还要追求帅气和优雅,岩友都称攀岩是「岩壁上的芭蕾」。深度攀岩爱好者、懒熊体育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黎双富就是其中之一。相同颜色的岩点连成一条线路,要达到顶端,他必须琢磨怎样调动全身的肌肉,在哪个点跳跃,又在哪个点较劲。黎双富将这个过程称为「解题」,可以自己悟出来,也可以现场看别人怎么攀岩,很自然地就和他们交流学习,从而获得更好的解法,而在解题的过程当中,他的情绪不知不觉得以调节。尽管攀岩馆拥有很强的社交属性,但这是一个允许人的情绪收放自如的场域,不管是i人还是e人,无论高矮胖瘦,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角落和秀场。往城市人中去攀岩的准入门槛并不高。香蕉攀岩长沙负责人大黄告诉我们,在装备上,入门者一年花费大约两千元,主要购买攀岩鞋、镁粉,一双攀岩鞋的价格是三百至一千多元。作为深度爱好者,黎双富还考虑到了运动前后的拉伸康复等训练需求花费,但这因人而异,丰俭由人。黎双富原本一直喜欢篮球,一场疫情,让他新增了对攀岩的兴趣——受客观因素影响,在城市中想打一场篮球,很难凑齐人数,这时,一个人攀岩所受限制较少,更方便,还能自得其乐。他身边的岩友们,大都通过朋友间的口口相传和社媒上的传播了解到攀岩,接触后从喜欢到入坑。「北京和上海的岩馆里,约20%至30%的人是体验式的。」黎双富说,「这群人中不少经过几次训练会变成岩友,一周去一两次,其中多数会参加培训。」攀岩十三年,魏俊杰感受到,不再只有专业的攀岩爱好者入场,那些喜欢其他运动、追逐潮流生活方式乃至没有运动基础的人群也越来越多。品牌活动是吸引不同人群的方法之一,岩时已经很熟悉,且有过众多合作,如始祖鸟2019春夏新品发布会和凯乐石寻岩中国十周年庆典等,除此之外,魏俊杰还将运动员作为很好的切入点,「今年开始,大家有比较明显的追星状态。」2019年,The North Face攀登运动员、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主演Alex Honnold就到岩时大望路店探馆宣传,近日,他的中国行又来到了岩时探馆互动。在岩时攀岩的小红书账号里,Alex Honnold中国行的宣传下,有互相艾特要一起参加的岩友,也有人在活动的前一两天评论道:「已经没有名额了。」这是以岩时为原点,吸引不同圈层的人相聚在馆内,再通过一传十、十传百式的自发性二次传播,和合作方的用户群体达成一波互换。香蕉攀岩则是以互联网为矩阵,以地铁口的商场为阵地,更主动地扑向城市人群。小红书的话题#上墙吧攀岩人中,香蕉攀岩是主要参与方,小红书举办的4x5城市攀岩对抗赛也在其深圳宝安店开展。而在自有的女生抱石比赛「姐姐来了」中,香蕉攀岩在入场处设置了定妆照的环节,给选手准备好看的背心,还会设置一些dress code(着装要求)。周边产品中,有一款攀岩马克杯,以绿色的岩点为杯柄,按钱小磊的设想,摆在办公室的时候,别人一看,「就知道原来你也攀岩。」攀岩人群的综合化,还体现在运动服装上。最近,香蕉攀岩所有店内都开始摆放售卖安踏瑜伽类的产品。钱小磊坦言,之前合作过的基本都是专注于户外运动的品牌,安踏这类综合性运动品牌合作的出现是一个小小的风向改变。除此之外,香蕉攀岩代理、海王扮演者Jason Momoa创立的攀岩装备品牌So iLL在国内社媒收获了众多好评,「主要是颜值高,适合城市穿搭,跟过去过于鲜艳的户外服饰不一样,」钱小磊说。当黎双富被问到平时攀岩会穿什么的时候,他回想了一会,然后告诉我们,其实穿运动、休闲的衣服就行,女生可能喜欢配lululemon的瑜伽裤,「专业的装备上,主要还是攀岩鞋、镁粉和安全带。」现在,室内攀岩基本能满足城市人群的需求,上班之前、午休、下班之后,只要有岩壁,空闲时间都可以用来上墙。相应地,城市攀岩对着装的需求不再硬嗑专业,而是逐渐转变为「上班穿什么,攀岩就穿什么」的自然状态。不止于攀岩作为实体空间的拥有者,一个攀岩场所具有承接攀岩以外业态的天然优势。通常情况下,国内的室内攀岩馆面积从百余平米至两千平米不等,而钱小磊发现,欧美的攀岩馆面积还可以做到三千至五千平米。在美国,几乎50%以上的攀岩馆都有固定开设的瑜伽课,甚至有健身和桑拿的区域,而在法国和德国,更普遍的则是攀岩叠加酒吧和餐饮的模式。法国的连锁攀岩馆Arkose有25%的收入来源于餐饮。「Arkose的门店很潮,很有夜店的感觉,」钱小磊回忆他去考察的那段时期,「5个人一起去Arkose,可能3个人去攀岩,2个人就在上面点杯啤酒,吃吃喝喝等朋友。」攀岩的规则简单直接,过程具有一定的观赏性,观众接受意愿高。央五转播攀岩以后,所有运动类目中,攀岩的收视率排名第三,仅次于篮球和足球,甚至高于羽毛球和乒乓球这类群众基础较强的运动。其次,实体空间可以容纳其他活动。令黎双富印象比较深刻的岩馆活动,是北京岩时攀岩管庄店今年的万圣节迪斯科派对,上海攀岩工厂的夜爬也很有新意。以岩时管庄店为例,这场活动由岩时和到此一游音乐厂牌联合打造,不仅设了变装舞池、鬼怪游乐园和迷幻荧光线路,还在店内开了精酿和攀岩手工等摊位。「这是第一次有组织、有规模地和音乐厂牌合作」,魏俊杰说。岩时管庄店万圣节迪斯科社媒分享攀岩馆和音乐厂牌的合作带来了奇妙的化学反应,相比预期,当天到店人数翻了一倍——预估到店70至80人,实际到店130至140人,当天卖出啤酒将近60升。这一百多人中,有30人左右对攀岩并不了解,只是单纯被活动吸引而来,占到店人数的20%。魏俊杰将这场活动的成功归因于两点:本身就很适合运动的节奏感音乐和本身就与攀岩文化有关联的啤酒。「不过,攀岩的人群里,喝咖啡的比例也非常高。」他补充道。不管是酒还是咖啡,饮料充当着一种攀岩社交的载体。这和同时售卖服装、鲜花、黑胶等的咖啡店逻辑类似,都是打造综合性的实体空间,以一种兴趣爱好为支点,既为客户提供更多服务,又可以将本身不了解这个领域的「门外汉」拉进门来。同样,香蕉攀岩也做过不少和瑜伽、康复有关的联动。比如,lululemon和Maia Active的社群活动就多次设在香蕉攀岩场馆。「姐姐来了」抱石比赛中,由商场牵头,香蕉攀岩深圳后海汇店还和商场内的其他商户做了联动——健身领域的Dr.stretch拉伸直接派员工过来,给选手现场做拉伸;SUPERMONKEY超级猩猩也派教练来带选手热身;还有同商场的茶饮品牌也会给选手和优胜者一些奖品。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联动伙伴中,不乏有很多护肤美容品类,赠送洗发卡、运动护肤品为奖品等,垂直触达到「姐姐」这类女性消费群体。更替攀岩在一线城市的客群以白领为主,但当这项运动下沉到新一线城市,乃至二线城市,就会面临客群更替。周六下午三四点,长沙,香蕉攀岩店内,一圈家长坐着抬头往上看,时不时互相交流几句。他们的小孩正在速度和难度墙上练习攀岩,透明的落地窗和全开放的门脸将店内环境一展无余,也吸引了不少亲子在店外观察一会后,陆陆续续地进店,又分别走向抱石和速度区域。还有人不等小孩克服恐惧心理,新鲜感上头,直接自己抢先上墙体验。「长沙的客群当中,青少年占比大致70%,30%是成人。」大黄介绍道,「这和我们北京、深圳的客群是相反的。」他还透露,现在正在长沙筹备一家新的香蕉攀岩旗舰店,攀爬面积达1500平,将划分青少年和成人区域,针对青少年区域的业务发展方面会倾向于和学校合作。和学校合作、用教培涵盖低年龄层的攀岩消费,长沙不是孤例。黎双富去重庆探馆的时候发现,虽然还没到开门的时间,但岩馆里面已经有几十个小朋友在体验,「都是跟当地幼儿园谈了合作」。无论是大众化运动还是新兴的小众运动,青少年都是基石客群,也是推广运动的第一步。2013年,瞿海滨在成都岩馆工作时,主要代课青少年培训,也会接少数成人私教;2020年,他开设第一家攀岩馆的时候,长沙的攀岩还是一个全新的市场,前景未明;2021年长沙的攀岩市场向好后,瞿海滨紧接着在2022年开启了瞿海滨杯攀岩联赛,每站比赛都有100多个小孩参加,岩馆会员以青少年为主。左图为社媒分享瞿海滨攀岩运动馆;右图为香蕉攀岩长沙凯德壹中心店青少年活动现场「现在,成人会员数量在逐渐增加,」瞿海滨说,「2021年的时候就有明显的趋势。」钱小磊的关注点则放在了人群的流动上。在北京,香蕉攀岩768店附近有很多高校。早期,高校的攀岩队会定期来训练,另外一部分的客群则是附近外企和互联网公司的员工,这一批人在国外留学时或在公司内部接触过攀岩。当有运动习惯的新生代、留学生和白领从超一线城市回到新一线和二线城市时,他们寻找运动项目去参与的过程,就是小众运动逐渐被曝光、被普及的过程,「成人的数量会慢慢多起来,只不过不同的城市之间有时间差。」钱小磊说。在小众运动被普及的过程当中,商场成为一大助推,运动类目不断入驻商场,物业在主动引进攀岩。魏俊杰的下一步,是准备将岩时开到上海去。他目前规划了两家店,一家在青浦,岩壁面积1000平米,更主打专业爱好者;一家在超级合生汇,岩壁面积1500平米,可容纳200至300人同时攀爬,更偏综合性,也能满足大型赛事。魏俊杰透露,这都是物业主动找岩时来入驻的。香蕉攀岩深圳三家店的邻居们都有滑板店;在长沙店铺旁,还有一圈乒乓球和篮球场馆;正在筹备的新旗舰店所处的位置,原先准备做电影院,如今,商场拆解了电影院的空间,分为搏击、舞蹈、运动和餐饮类,整合成一个商场运动综合体。这某种程度上是商场主力店更替的投射。过去几年,电影院、超市和健身房都受到冲击、产生分化,商场需要能吸引、体验、留客的新主力来替代原来的老三类。户外风潮下,新一轮商圈更新也让诸多运动装备和项目有了进场机会。娱乐消费形式日益多元化的当下,人们不用走进电影院,也可以看影片,不用走进超市,也可以在线上下单,不用走进健身房,也可以在家跟跳刘畊宏和帕梅拉,但一个攀岩爱好者或任意一个想体验攀岩的人,都必须到攀岩场馆才能上墙。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